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沒人說晚安-3

我不知道自己對陽光的眷戀是不是因為燚。

深秋的上海漸漸有了寒意。



晚上十點已過,電話響起:雪,出來吃夜宵吧?

是燚的聲音。我納悶,猶豫,不知所措。

雪,你餓嗎?

是菲的聲音,她接過了電話。

恩。

那你穿好衣服,我們十分鐘後到你學校接你。



我穿著很薄的外套站在校門口等他們。菲和燚一起來的。

雪,瞧你,怎麼穿這麼少!說著燚把他的外衣脫下來披在我的身上。我有些意外,看著那雙深陷的眼睛,卻沒有慌張。我們曾不知多少次有過眼神的交匯,相隔溫暖的陽光。

同時還有一雙眼睛注視著燚的舉動。

來到校外的小餐館,好多人等在那裏。菲和我的朋友們。

雪來啦!

哪有雪啊,在上海想看見雪,做夢吧你。

真雪是沒有,可我們這有一位雪一樣冰清玉潔的女孩。

大家打趣著迎接我。

火鍋很適合在這個時候吃,可以驅趕外面的寒意。大家吃得熱火朝天。菲和燚第一次在我面前坐在了一起。我看到菲除了給身一邊的我夾菜以外,還夾給身另一邊的燚。

男生喝白酒,女生喝啤酒,我喝可樂。

像是在慶祝什麼節日,大家開懷暢飲。先是做遊戲,遊戲的名字叫做敲七,也不知道那個叫林的男孩怎麼想出來這樣的遊戲。規則是這樣的:一桌的人做數數遊戲。從一開始輪流數,一人數一個數字,每逢遇到七或是七的倍數,就不能數出來,而是要用手中的筷子敲一下碗。如果誰弄錯了,就要罰酒一杯。開始的時候,年輕人清醒的頭腦對這樣的遊戲很鄙視,心想誰會那麼笨,數數都會數錯呢。可是遊戲並不是大家想得那麼簡單。在那樣短的時間裏做出正確的反應是不容易的。最先出錯的是林,也是遊戲開始時對此遊戲表現出最強烈鄙視情緒的人。一大杯啤酒瞬間傾倒進喉嚨裏。

怎麼搞的?再來!

遊戲繼續進行。下一個出錯的是燚,可憐的燚笑著看我,然後把一大杯酒送進胃裏。酒從嘴邊漏出來,沾濕了衣襟。菲忙給燚擦幹,可又好像意識到了什麼,收回了伸出的手。一旁的我並沒有發覺這一切,只是覺得要是把燚這一刻的狼狽相定格在畫板上,該多有意思啊。

遊戲的可惡之處就在於越是喝得多的人就越容易出錯。結果叫林的傢伙喝了足有十大杯啤酒,應該有七八瓶左右。

林,怎麼樣啊?還來不來啊?

我並不知道菲的酒量原來這麼好,算起來她也喝了有四五瓶了吧。

來就來。我就不信。

出錯的人終於變成了我。可能是因為我的注意力有些分散。看著眼前那一大杯啤酒,我有些犯怵。

雪不能喝酒,我替她喝吧。

寂靜中燚的聲音清晰地響起。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他。最先完成目光轉移的是燚旁邊的菲。其他人的眼神是驚詫,菲的眼神卻帶著憂愁或是傷感。我看得出來。我曾在無數的夜裏看到菲這樣的眼神,因為她的父母。那樣的眼神使菲漂亮的眼睛變得很暗淡。

燚回頭看菲,又看了看我,臉上寫滿局促不安。

算了,還是我來替雪喝吧。十杯都喝完了,不差這一杯了。說著,林咕嚕咕嚕喝下了第十一杯。菲收回盯著燚的目光,寂靜被新一輪的遊戲打破。



酒過三旬,不但男生嘴巴口吃,雙腳發軟,女生也難保淑女本色,東倒西歪。

夜宵在午夜過後結束。菲有些醉了,燚扶著她走出飯館。大家來自不同的方向,也回歸各自的方向。

長夜漫漫,無心睡眠。小雪姑娘,你不想讓我送你一程嗎?

林搖晃著說。

我——

你啊,就別了。看你醉成這樣子,誰送誰還不一定呢!

菲的打擊語似乎還不夠力度。

誰說我醉啦。我才沒醉呢!我知道我是林,你是菲,他是燚,是你的男——

好啦,別說啦!快點回去睡覺吧。

菲沒有讓他說完,燚把林拉進了計程車。

菲,你醉了。你和他們一起回去吧。我送雪。

菲走向我,雙手捧著我的臉,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。

晚安。

菲笑著。我覺得此刻的菲好美。



燚和我走上了回學校的路。很近,只要幾分鐘。

路上,只有燚和我兩個人。燚依舊把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,我沒有拒絕。燚是唯一一個在生活中與我接觸的男人,似乎是因為菲對他的信賴。可在內心深處,媽媽的聲音一直回蕩著:不要相信任何男人。他們會欺負你的。

雪,你冷嗎?

我搖頭。

記得嗎,我說過,你看上去是很柔弱的女孩,但實際上你是很堅強的。我說的對嗎?

我都不了解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人,所以無法回答他的問題。繼續走路。

過了午夜,十二月的上海像是暴露了肆虐的本性。風很大,刮起來嗚嗚直響,像野獸的嚎叫。很恐怖。我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,給我擋風的燚順勢靠了過來,把我拉在他的胸前。他的動作很自然,沒有蓄意的味道。可我還是下意識地躲閃,像受了驚嚇的小孩子。

雪,你怎麼啦?對不起。燚的眼神顯得茫然,無辜。

對不起。我低著頭,輕聲說。

燚驚異地看著我。我從來沒有和他說過什麼話。

繼續走路。我走在前面,燚緊跟著。我走進校園,燚也跟進來,我走進宿舍樓,燚也跟過來。我沒有阻攔,他已經很多次來我住的地方,和菲一起。我走到宿舍門前,停下了。他知道我的意思,宿舍裏還有其他同學,他該止步了。

我脫下他的衣服,遞給他。眼神不自主地看過去,那雙劍眉下的深邃的眼睛。

雪,我喜歡你。燚的聲音在黑暗的走廊裏飄蕩著。

第一次有男人對我說這幾個字,奇怪的是我卻沒有任何的慌亂和不知所措,像是早有準備,覺得燚就該這樣對我說,而且是早就該這樣說。我依舊看著那雙眼睛,我已經被它們深深地吸進去,拔不出來,身不由己。

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。你那麼安靜,像一朵在風中綻開的百合花,純潔,清澈。我在你的眼睛裏看到一種神奇的力量,淡泊,與世無爭,是一種自然的力量。你是這樣地吸引我,讓我每夜都想你想得無法入眠。可我又不知該和你說什麼,所以每次給你發消息只能說晚安。可在我心裏卻有千言萬語。雪——

當我的身體被燚拉到他的懷裏時,我感到男人身體裏的熱量,湧動著,像將要爆發的火山。我發覺這種溫暖比我從前感受到的媽媽的溫暖,菲的溫暖都要強烈幾倍。在他懷裏時的安全感也前所未有的巨大,遮蓋我一切的恐懼和不安。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也不想去想。這種奇妙的感覺讓我全身癱軟,沒有力氣,只能緊緊地靠在燚的胸前。

燚用雙手捧著我的臉,撫摩我的頭髮,像菲曾經做的那樣,不過燚的手更加有力。那雙眼睛離我很近,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,只覺得無法抗拒那樣一種力量。燚慢慢地將臉貼近我的臉,只有一指的距離,我感受到他呼出的氣息,充滿了男性的味道,很陌生的味道。他閉上眼睛,把嘴唇挪向我,就在我們的嘴唇將要接觸的一?那,我猛地把身體從他的臂膀中抽出來,向後退了幾步,跌倒在地上。

不要相信任何男人。他們會欺負你的。不要相信任何男人??????

媽媽的聲音嚴厲地回蕩著耳邊,我捂住耳朵,痛苦地流下淚來。

燚霍地睜開眼睛,看到地上痛苦掙扎著的我,驚慌失措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