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白駒過隙間歲月豈無情

時間如白駒過隙,從大學畢業已有十個年頭了。這十年間,我一直在鄉下初中任教,期間生活有苦亦有樂,令我回味。

十年前,作為一名普通大學畢業生,我報名參加本縣的教師競聘考試,並以優異的成績留在初中任教,當時我十分興奮,因為我終於可以實現做老師的夢想了。

我最初工作的學校是一個鄉初級中學。報到那天,為方便扛行李,我租了一輛麵包車。車子在坑窪而又崎嶇的山路上顛簸著,坐在車上,我被顛簸得胃裏翻江倒海。峰迴路轉,在昏睡中車子已停進了學校操場。剛下車,我還以為司機走錯了地方。這哪是一個鄉的樣子,鄉政府所在地就是一個偏僻的小山坡,環境還不如一個村好。學校就建在鄉政府對面的半山腰上,校園很小,裏面裏只有一棟教學樓,教師全是住在破舊的磚瓦房裏。剛到學校,看到這番景象,覺得現實和理想相距甚遠,心裏多少有些失落。但是,我很快就被師生們的熱情感化了。看見我帶著行李來,師生們便知道我是新分配來的教師,於是大家都開始忙起來,幾位老教師忙著安排伙食,年輕教師們主動地幫忙收拾房間,學生爭先恐後地搬行李……我的宿舍安排在學校食堂旁邊,房間不大,也很簡陋,可大家幫佈置得很溫馨。師生們的熱情讓我感覺到心裏暖烘烘的。

按往常習慣,新來教師學校都托以重任,一方面是考驗新教師的工作能力,另一方面則表示學校對新教師的重視。我剛來便負責初三年級的語文教學。新接到一項任務,我的心裏十分忐忑,擔心自己工作做不好辜負組織的期望,於是每天都在緊張繁忙地工作,別人閒聊時我還在忙著備課、寫教案,師生們都休息了我還在批改作業。工作雖累,但每當看到學生們那雙渴望知識的眼睛,我就覺得自己生活過得很充實。清晨我在雄雞叫聲中起床跟班,夜晚在周圍民宅的燈火都熄滅了才休息,周而復始。在這裏,我不僅是孩子們學習上的老師,還是他們生活上的保姆。有的孩子因家庭困難沒有生活費了,我便用自己微薄的工資幫他們先墊上。學生有個頭疼腦熱,我就像家長一樣照顧他們,半夜起床背著送往醫院,燒水喂藥……久而久之,我和學生的感情也日漸密切。許多學生週末回家,要徒步走十幾公里的山路,返校時還特意從家裏給我帶來臘肉、雞蛋等好吃的東西。每次看到他們背著沉重的背包氣喘籲籲地來敲門的樣子,我實在不忍心接受他們的饋贈,然而盛情難卻,最終還是收下了。到了瓜果成熟的季節,宿舍小桌上總是堆滿了學生送來的瓜果和各式各樣的卡片。空閒時,我一邊啃著香甜的瓜果,一邊讀著學生寫來的文字,深深地體會到做老師的幸福。

五年後,我依依不捨地調到一個大鎮任教。時間在奔波中飛快的流逝,一晃從教已經十年了,許多學生現已走上工作崗位,成為社會的棟樑。每當我走在大街上聽到學生響亮地叫著“老師”時,心裏就會產生一種說不出的自豪感。

而今,我每天仍然站在三尺叫臺上,起早貪黑地工作。緊張繁忙的工作有時讓我覺得很煩、很累,甚至感覺到生活得不像人,總想藉故偷一會兒懶。可是,當我看到學生那一張張稚嫩的臉,便迅速打消偷懶的念頭,又努力地工作起來,總是害怕學生會因為自己的慵懶而耽誤前程。十年間,歲月已經把我的雙鬢染得斑白,但我無怨無悔。我知道人應該幹一行愛一行,這樣才會無愧於心。
返回列表